劫后余生的前言

我们在西雅图的漫漫雨季里挑了个难得的晴天去华州北部North Cascades National Park赏秋,却在返程时意外陷在深山里。

深山有多深呢?出事地点海拔1000多米,身侧300米的山谷里是常年未化的厚重积雪。太阳落山后气温骤降,我们在车内就算穿着羽绒服也冷得连话都说不清楚。更麻烦的是国家公园里经常没信号,这里也不例外。想联系救援就必须得出山,而出山需开过40公里的崎岖山路。白天小心翼翼开上山得花一个小时,晚上摸黑下山就更不知道要多久了。不幸中的万幸,当夜遇上好心人带我们出山,凌晨还有好友赶来相救,所以这次抛锚除了劳神、费力、伤财,其他并无大碍。

在路况维护不佳的美国国家公园或者州立公园,自驾车因各种各样的原因抛锚并不是小概率事件。常见的就有在山里高速行驶时撞鹿、车陷在雪里和沙里走不动、地图导航带错路,等等……回家后查了查其他徒步者在North Cascades的经历,发现我们的意外并不是孤例。不仅有停车场积雪的情况,还有路遇树倒而进退两难,多亏有人带了电锯开路才顺利下山。

写下这篇游记不仅是为了记录North Cascades National Park错过等一年的秋色,也是想与大家分享爬山遇意外后的经验教训。衷心祝愿大家旅途一路顺利,万一运气不佳呢,也不要绝望,办法总是有的。2020年都要过完了,心态积极起来,总能活下去的。

秋色点缀乱石坡
近处的火焰衬着远处的冰川
目睹过亿万次四季更迭的雪山

North Cascades National Park 信息

我们上一篇详细介绍了这附近的Heather Meadow地区。相比于美国其他国家公园,华州北部一带都较为清净,North Cascades更是常年被评为“最少人到访的国家公园”。这里的20号公路是有名的赏秋点,就算不进山也能一饱眼福。

20号公路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游人稀少,North Cascades公园的维护也比较松散——没有收费处,公园也的确不需要门票,偌大的公园只有一个Ranger Station(森林公园管理处)。管理员能快速到达的范围很小,疫情期间更难找到员工应对突发情况,就连官网也没有处理突发情况的联系人。别看这是个免门票的国家公园,一旦出了事,有的是散财的地方。

Cascade Pass Trail 信息

  • Trail详细信息:https://www.alltrails.com/trail/us/washington/cascade-pass-trail–3
  • 长度:7miles out and back,前面大半路程都是Z字形林间山路,景色在这段山路后才开阔起来;
  • 高度:1781ft elevation,如果想看到山顶的绝美湖景和湖边的野生黑熊,则需要咬咬牙再往上爬至少1000ft / 300m的爬升,这段路包括在Sahale Arm Trail里,详见 https://www.alltrails.com/trail/us/washington/cascade-pass-and-sahale-arm-trail–2
  • 行前准备:登山鞋、登山杖、大量水、其他hiking essentials
  • 其他信息:山脚有一个维护尚可的旱厕,山顶有一个极其简易的旱厕;热门季节的周末需尽早来占车位,否则只能停在山路边。山路曲折狭窄,山崖边停车不方便、不安全,理论上也不合规。

柴爬过的Yellow Aster Butte和本次我们去的Cascade Pass都落在North Cascades国家公园范围内。Cascade Pass地处深山,不如20 Hwy观景公路旁的Maple Pass Loop和Blue Lake Trail热门。上下山时要开车经过一段不短的山路(unpaved road)。

本以为这里的山路和我们之前提过的Olympic National ParkMt Rainer的土路类似,只是碎石满地、路面粗糙而已,没想到这座国家公园里的山路可谓是毫无修缮。路面易扬尘、碎石多不说,还到处坑坑洼洼(potholes),即使底盘高的SUV也要当心避开这些坑,底盘低的车一不小心就会陷进坑里、刮伤底盘。

进山的山路(状况较好的路段)

除此之外,这段山路的坡度有上有下,路面时宽时窄,有时还会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山路一边靠近山壁,另一边是毫无防护的悬崖。行驶在狭窄、坑洼不平的山路上,前方是一个接一个的180度大转弯,还时不时要在仅容一车通行的路上会车,就算是老司机也不能大意。十月底写下这篇游记时,此路正在关闭维修中,因为前阵子下雨冲坏了路面(washout),路况之差可见一斑。想避开烂路可以去景色绝美的Maple Pass看金黄落叶松,起点就在高速公路边。但Maple Pass在旺季过于火爆,需要8am或更早就到停车场抢车位,也就是西雅图最晚5am出发。

从20号公路到达Cascade Pass爬山起点仅23miles (37km), 但是因为路况艰苦,柴在土路上聚精会神足足开了一个多小时——这还是在大晴天光照充足,前面恰好有一辆SUV带路,间接提示了我们避坑的情况下。而我们下山时在停车场看了场日落后,天光渐逝,加上山路两侧都是遮天蔽日的松林,回程路上就没有那么好的视野和运气了,刚启动了几分钟车就因为意外状况而抛锚了……


行程+救援时间线 

DAY1

  • 08:00 西雅图出发,在麦当劳花两块钱买了三个猪柳蛋,没料到这成了我们24小时内除了能量棒外的的唯一口粮;
  • 11:00 到达Cascade Pass trailhead,吃完午餐后12:00开始上山;
  • 18:00 回到山脚,准备返程;
  • 发动车辆时遇到不明启动故障;
  • 祸不单行,开了五分钟,车底盘被刮破并抛锚在路边;
  • 山中无信号,只好向下山的路人求助,路人反应不一
  • 19:00 裹紧小衣服在车里瑟瑟发抖,打算接受命运的安排;
  • 20:00 碰到好心人把我们带出深山,看见了银河,故障车仍留在原地;
  • 22:00 回到有信号的镇上,联系保险公司找道路救援,没想到拖车服务拒绝进山
  • 致电各家道路救援服务,可除了本地小镇的拖车服务愿意进山,各大公司都拒绝进山

DAY2

  • 00:00 经过一番询问研究,柴困倦倒下,猫继续通宵研究救援方案;
  • 02:00 好友赶来镇上酒店帮忙,提供交通用车和食物;
  • 05:00 猫继续和道路救援和保险公司求助;
  • 06:00 换了N个保险客服,终于得到一个附带免费拖车服务的机智方案
  • 07:30 拖车师傅开着小卡车从200公里外的西雅图市区出发;
  • 09:00 卡车司机到达小镇,与我们交接车钥匙;
  • 等消息的同时,好友带我们去华州西北角Anacotes镇上看红叶和海湾散散心;
  • 12:00 小破车被顺利拖出山,我们一行人也启程回家;
  • 16:00 终于到家躺倒在床上…

进山

虽说已经入秋,但是在海拔较高的山路上还是免不了太阳直射的高温。我们本担心山里降温所以带了羽绒服,但爬山时穿T恤都嫌热。不过多亏了羽绒服,在当夜的意外中救了我们的小命。

Cascade Pass地处深山,但从没有哪个山沟沟能躲过华州人民的热情。Cascade Pass的停车场有四五十个车位,周末11am时早已被停满。虽然停车场附近的山路狭窄且行车艰难,但路两边也早已停得满满当当,足足停出一公里长的队伍。

旺季的山头能沿着山路两侧停出一公里远的队伍

山路窄得几乎无法把车辆掉头,我们只能见缝插针地停在刚有人离开的土坡边。跟在我们身后的小车一通危险操作,瞬间以更快的速度插进了我们前方转弯口的位置。被大家的熟门熟路和厚脸皮惊呆后,我们打算吃吃午餐压压惊。早上在城里买的三个猪柳蛋仍然有些余温,后来的事实证明这是我们当天吃的唯一一顿正餐了……在车里吃汉堡的时候我们还“欣赏”了令人瞠目结舌的老司机的艺术: 

卡车司机用千斤顶撬起路边的车,在夹缝里求生存。

不知道为什么有一辆卡车开到了山顶,在停车场绕了一圈又下山了。无奈山路狭窄,老司机边开边探出头丈量着宽度,小心翼翼挪动着卡车。当我们收拾好打算出发时,卡车司机还没有成功逃脱这条路。老司机和同行小哥不断丈量着卡车和周围车辆的距离,最后迫不得已用上了千斤顶撬动停在路边的车辆才腾出一点挪动的空间。我们小心翼翼地从车辆的缝隙里绕了过去,司机还不好意思地向我们道歉。当时我们满心好奇,为什么会有卡车出现在深山里呢?大概是命运的安排,十个小时以后我们便猜到了答案…

环顾四周,发现我们就在冰川的半山腰,身后300米就是一面巨大的冰川山壁。夏末秋初,积雪大都已经融化,山壁上挂着几道小瀑布,安静的时候还能听见潺潺水声,远处的冰川也清晰可见。这里虽看不见大雪山Mt Shuksan和Mt Baker, 但身后便是另一座冰山Johannesburg Mountain和Magic Mountain,回头北望还有高耸的Eldorado Peak。如果和我们一样是冰川爱好者,那刚下车的一瞬间和冰川几乎零距离的接触就已经值回舟车劳顿的票价了。

停车场一侧的冰川山壁

North Cascades是美国大陆最宽广也最陡峭的山脉,一至两亿年前这里就开始形成冰川。五千万年前北美板块和太平洋板块停止碰撞,这片区域因此形成了大断层Straight Creek Fault. 三千万年前板块又开始碰撞,接连形成了山脉和众多火山。两百万年前,冰川和河道开始侵蚀山脉,把地貌切割成如今的模样。

美中不足的是我们到达时太阳恰在头顶,因此山壁有些逆光,除了水声和巨大的积雪就是黑乎乎的山石,看不清太多细节,还有些刺眼。于是我们找到入口开始长征,打算下山时阳光柔和些了再回来看冰川山壁。


Cascade Pass全程约7miles / 10.5km,爬升高度1781ft / 543m左右。可以从下面的路线图看到,前面一大部分的爬升路程都是蛇形弯曲的,不过坡度不是很大,整体来说不是很难。如果体力强大并且到得够早,可以尝试在到达Cascade Pass终点之后继续往东,再往上爬1000ft / 300m到湖附近,景色据说更好,还有机会看见山头湖边的熊窝。网上也有人汇报看见熊妈妈和熊宝宝在湖附近喝水。如果看见熊的踪迹,记得要和野生动物保持距离。

路线图(图源: all trails)
左:路线卫星图,周围被雪山冰川围绕。右:出事地点和步道起点很近,身侧就是冰川山壁。

这条路线难点在于:上山之路长且无聊……蛇形弯曲的路段除了刚开始的几个弯能够以较好的角度看见停车场附近的冰川全貌,再往上走几乎都在树林里,视野不开阔,也没什么景色可看。这部分路线虽然日照不强,爬起来阴凉,但因为体力消耗大,还是能走得汗流浃背。

林间秋叶
林间秋叶
林间秋叶
高耸锋利而造型帅气的残枝(柴是比例工具人)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们从冰川国家公园回来以后自信心膨胀了,加上西雅图入秋后下雨疏于锻炼,我们前半程的爬升十分吃力。柴一直在嗷嗷嚎叫为什么这些弯一个接一个还没有爬到景色开阔的路段,而猫也因为身体抱恙爬得异常缓慢。我俩不断地被身后的小分队超过,其中不少人重装出行,背着野营所需的生活物资,看样子是要去湖边过夜。


赏秋

爬了近一个半小时后,我们终于走出树林,重见天日。除去一些平缓的爬升,接下来的路程几乎全是在山崖间的平地漫步。向前可望到山脊和山谷的蜿蜒走势;向后可看见远处顺光的Eldorado Peak冰川;向左沿着山壁仰视,漫山的植被都被秋日火色点缀着;往右看,视线能一直延申到深不见底山谷中。如我们在之前游记里提到的,冰川地貌最明显的特征就是由远古冰川冲压出的开阔河谷U-Valley. 这一大片山头的秋景好似倾斜的自然调色盘,逗留于此的趣味性比前半程的林中行军丰富得多。

终于爬上视野开阔的地方了!
冰川峡谷
火红的树、山崖和远处的冰川。我们就是从这树林里钻出来的。
刚开始这一片山崖不太平整,但是看着丰富。
钻出树林以后就走在这样开阔的小道上,四处都是颜色丰富。

此时因为顺光,阳光打在整片整片的山崖间,虽然强烈,但是也给这一整片调上了丰富的饱和度。山崖像被刀片削过似的看着很不真实,山崖染上秋日色彩,间隙还有些乱石自山顶倾倒在山坡上,阳光下大片大片的彩色山崖有种令人震撼的美。

秋季的阳光是西北地区最珍贵的物事。一想到这片山在阳光下也待不了几日就会开始与阴雨、大雪作伴,就觉得得此时的景象更值得珍惜。(事实证明的确得好好珍惜,由于修车和接连不断的风霜雨雪,这次出游竟成了2020年我们徒步旅行的终章。)

此行路上最平整的一片山壁,如同笔刷刷过的调色盘
站在山壁间小道上往下望是鲜艳的山坡延伸入冰川河谷
越过山谷后回望前景斑斓的Eldorado Peak冰川
这片调色盘特别好看,忍不住回望,从这个角度看过去能看见树林。

越过这一片调色盘之后就来到了Cascade Pass的终点。虽说我们在上山时远远地看见过这座山,但是走近了以后才能发现山体丰富的细节。山阴常年没有阳光和热量,所以几乎没有生长植被,倒是给了冰川一处栖息之地。此时正当夏末秋初,是冰川量最少的时候,大片大片的山阴处显出了山体本身的肌理。

Cascade Pass徒步的终点是另一片山头的起点,向南可以一路下到山谷底部的深处,向东可以沿着Sahale Arm Trail爬上海拔更高的地方。Sahale Arm Trail是登上东北方冰川顶的必经之路,可沿着山脊俯视Doubtful Lake和接近水源的野生动物群。

Cascade Pass的终点景色
巨大的山体和山脚的火焰色
无尽延伸的山峦

从这里跟着标志略向上爬一些,还有一个异常简陋的厕所,如果有紧急情况可以一用,不过需要自行收拾好非有机的个人垃圾带走。

稍事休息之后,我们觉得没有看见Doubtful Lake的景色有些可惜,所以我们选择往东继续向上走。此时自上山已经近三个小时了,傍晚时分阳光柔和了些,山壁间的颜色也被映衬得更浓。

秋日最喜欢这些会变金色的植物

这条路也景色丰富。与Cascade Pass不同之处在于,之前我们几乎是在彩色山壁上走平路,而这里是折线式上升的,每上升一段,视野就越发开阔。要走到能看见湖的地方,必须得顺着这块山壁上到顶端。

这段路走起来也并不轻松。路径狭窄,碎石繁多,容易崴脚。因为怕赶不及在天黑前下山,我们只好浅尝辄止地回头了。但庆幸的是我们走过来看了一眼山的另一面,山壁的色泽在阳光下十分养眼。

山阴和向阳处的不同风光
徒步者们在大片的彩色中穿梭
回程了!
回程路上看到的亲密花栗鼠 🐿️ 🍋 ❤️

回程

此时太阳已经隐入到高耸的冰川后面,回程路上就数这被山脊切成数道的光最为特别了。部分向阳山壁已没入冰川的阴影中,失去了阳光照射使得景色比起之前暗沉不少。但幸运的是山阴处没有了强烈的逆光,我们得以看清楚这边的山壁上毛茸茸的小植物。

有明有暗时山壁的颜色
暖融融的山坡,想躺上去打滚。
太阳隐入高山后射出的阳光
下山时俯瞰cascade pass的终点
太阳落到山后的最后一瞬间
秋季的野花已所剩不多
山间还残存隐约的光线
山体表面有冰川瀑布勾勒过的痕迹,水势大的话说不定也能汇聚成一个avalanche lake.
太阳有些下沉后,山间就不像来的时候那么色泽饱满了。
进入蜿蜒下坡的树林前看冰川的最后一眼

到半山腰时,树林里已经没有什么阳光了,整个空间都浸润在太阳的余晖里,此时接近山底,我们也看见了停车场附近的山顶和远处的冰川尖被镀上了一层金色。

出山后没有了逆光的刺眼,近处的山确实看得更清楚了。只是稍微迟了十几分钟,所以只捕捉到山尖那一点点红光。临近日落,很多人已经开车回家,停车场安静了不少,此间只剩下山壁瀑布的潺潺雪水声。我们看饱了美景,也准备回家啦!

山尖一点点金
只有远处的冰川有日落余光
在停车的地方拍了当天的最后一张夕阳
别人车后窗的pacific northwest可爱涂鸦:晴天、雪山、松林、熊妈妈、熊宝宝

困在深山的两个多小时

上车后,猫启动车时发现仪表盘报错,说检测不到钥匙,引擎无法启动。以前从没碰到过这个情况,我们猜大概是keyless的电子车钥匙没电了,可此车没有插钥匙的启动方式。因为车停在坡上,一松油门或手刹就开始滑坡,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当时我们的内心是绝望的。柴还在懵逼中,猫淡定地按着说明书折腾了十分钟,终于用紧急模式把车发动起来。

心有余悸地开车下山,可还没开五分钟就是一段坑洼路面。上山时我们跟着前车的路线小心避开错综复杂的坑洼,车身晃得和大浪里的小船一样,索性有惊无险。下山时明明已减速到不能再减,可车底和大坑还是撞出巨响,紧接着车底就传来轰轰的漏风声。这时仪表盘也报告oil level出了问题,我们心想,“完了,漏油了?” 猫把车急忙停在路边,回头望去,地上果然拖出了好几米长的油渍……

机油油箱刮破了当然没法走了,只好停下来想办法。真是祸不单行,钥匙出问题不算,车还抛锚了

Round1 – 热心小跑车

我们正愁得不知如何下手,紧随我们之后的一辆奥迪小跑车停了下来,车上是一对亚裔情侣。男生热心地下车询问情况,发现我们车漏油后让我们千万别再试图开回家了,并提醒我们把车稍微再往路边挪挪以防堵路

因为山里没信号,女生提议留个电话,可以下山帮我们联系人。于是猫立马掏出了保险信息卡,让对方路过镇上时帮忙告知保险公司派道路救援来拖车,对方也爽快答应了。疫情期间不好意思让陌生人带我们下山,何况对方还是两人座的小跑车,于是只能看着小跑车远去的背影,默默接受命运的安排。

美国各种人工服务都不是随叫随到的,晚上能有拖车来吗?平时车里都放着大半箱矿泉水,今天好死不死只剩下两瓶。往日爬山都会带着装满药物、手电筒、打火石、一次性保暖睡袋的应急包,可今天出门却偏偏把应急包落在了家里。车里也只剩下为数不多的能量棒,我们真的可以熬过一晚上吗?

Round2 – 拦截SUV

眼看天色渐暗,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社恐的猫开始努力试着去路中间拦过往的车寻求帮助。这次拦下一辆下山的SUV,车内是一对白人情侣。猫简要描述了一下情况后问了问对方有没有任何经验和建议,白人小哥挠挠头,说他也不知道怎么办。于是只好又递上保险信息,请对方下山后帮忙打电话报保险。在“放行”之前,猫又找对方化缘了一些水。本来只问有没有瓶装水,没想到对方面色纠结地递出大半桶加仑装的饮用水。看着SUV也驶出视线,我们只好安慰自己,也好,拿到这么多水,车没白拦。

天色已晚,气温直逼零度。即便是穿着羽绒服,在室外呆个五分钟也会说话直哆嗦。我们回到车里歇着,想着是不是就要这样过夜了?如果要透气应该开些天窗,可无法启动车的情况下也无法开窗。一边思考如何活命,一边看到有车经过就赶紧开启双闪灯——提示旁人避开故障小破车,也希望有好心人能停下来帮帮我们。可我们也不敢一直开灯,生怕耗尽了车内的电池。等前面两辆车到镇上都得八九点了,能有拖车能来也是半夜了,估计指望不上今夜可以把车拖出去了。

此时,我们一致认为当务之急是把自己给“拖出去”

Round3 – 陌生老爷爷

正在两人愁眉不展时,有个白人老大爷走了过来,在车外向我们挥手问我们要不要帮忙。一番解释之后,对方也说不知如何是好,他认为我们可能还是得等拖车过来。猫说了咱们弹尽粮绝的惨况后,好心老大爷给了两个能量棒。

老大爷就住在山脚镇上,柴提议说能不能帮忙问问山脚的管理处(ranger station),老大爷答应了,说如果能联系上一定会去问问。再往后便是漫长的等待,开着双闪也没有几辆车会主动停下来,眼看着路过的车越来越少,我们也有些气馁。

Round4 – 天使Van (厢式旅行车) 降临

在即将要放弃出山,打算苦中作乐,在温度直逼冰点的山里看银河时,有一辆Van像小天使一样出现在我们身边。车上是一对住在华州北部Bellingham的年轻白人男女,和男生简单交涉后,男生飞速跳下车,老道地趴在地上帮我们检查车况。他一开始猜测可能只是油塞碰掉了而已,这让我们顿生希望。开心不过两秒,他又说底盘的确被撕开了两个大口子,这车肯定是走不了了。行吧,能有那么好的事儿呢?我们也不知道能这次能化缘来什么东西,于是再次咨询了该如何应对这种突发情况。对方也不确定今晚能否有拖车进山,并且提醒我们目前停车场上也只有极个别车辆,其中不少还可能是过夜露营的徒步者,现在再不出山可能就没机会了。

小哥建议我们把车留在山里,人先出去更安全。我们一开始担心疫情期间不方便搭便车,可能彼此都有顾虑,可这位小哥很客气也很坚决地说没问题,一旁的女生一开始有些犹豫,不过最终也放软了态度。我俩相视确认过眼神,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读出了彼此“来不及了快上车”的心声,于是在接连谢过之后,我们匆匆给事故车辆拍了一张照,拽上车里的贵重物品,便飞速蹿进了陌生人的车里。疫情期间搭乘不戴口罩的白人小年轻的便车,在密闭环境里同行一个多小时,可能是梁静茹给我们的勇气吧。

他们的van是三排座,不过后面两排的座位都被挪走,空间被改造成了一张床,一看就是专业的徒步露营玩家。柴躺在床上,猫挤坐在床边,一路晃晃悠悠出了山。路上闲聊,谈及为何如此热情帮助我们:女生说她前阵子刚从私人手里买了一辆二手改造的van,车内有厨房和床,实乃进山旅游必备良品,可提车后刚开十分钟就出现transmission故障,在高速上吓得丢了魂,最后报了警才发现卖二手车的人是个骗子,索性保住小命,就当破财免灾了。自此之后,他们凡是遇到因车出故障的小可怜,就会不遗余力出手相救。

被送回镇上后,我们原打算给对方转账一些车马费以示感谢,但是对方客气地拒绝了。啊,珍惜这份缘。好人一生平安,愿东西南北的上帝和菩萨都保佑您。


深山拖车的曲折历程

Round1 – 保险客服1号

出山的半路上收到保险客服的电话留言,想必是之前的路人帮我们通知了保险公司。保险公司需要事主回电确认个人信息和出事地点才能出车救援,所以出故障时及时返回有信号的区域才是最重要的!有再多人帮忙通知保险公司也需要事主亲自确认!可惜电话打到一半又没信号了,回到有稳定信号的小镇上已是晚上10点,作为车主的猫开始一遍遍联系保险公司。

Round2 – 保险客服2号

我们先找了小镇上的酒店落脚,在大堂打电话联系保险公司。或许是因为已到深夜,这次接线的客服态度厌班又不耐烦,虽然车险包含道路救援服务,但客服说我们的出事地点是off-road,所以保险公司不提供拖车服务。如果要保险公司帮忙找拖车公司,也要等第二天早上九点后才能帮我们联系。眼看今晚是没戏了,只好在酒店住下。好在还有空房,就安慰自己是给新开的信用卡刷旅行积分了。

Round3 – AAA道路救援

稍事歇息后我们联系了大名鼎鼎的道路救援服务公司AAA. 他家是会员制,买了年度会员才可使用道路救援服务。每个级别的会员涵盖不同的救援内容和救援里程,一番计算后,最低等级的60块会员也够用了,可客服说买会员当天无法启用服务,要等一周才行。也就是说我们要把车留在山里好几天才能被拖走。感觉这也不是个办法,毕竟狭窄的山路上车来车往,不管是对别人还是对自己的小破车都不安全。而且猫仔细查看了AAA条款,里面明确说明了national forest之类的地区都算off-road,不在救援范围内。这让我们心凉了一大截。

Round4 – 信用卡公司道路救援

不少信用卡也附赠道路救援服务(详见 https://www.uscreditcardguide.com/compare-credit-card-road-assistance-benefits/),超过一定里程自付拖车费即可,可惜各家条款都无一例外提到national forest这种荒芜之地不在服务范围内。研究至此已是深夜,柴已经累得趴下,剩下车主一只猫还在苦苦想办法…

Round5 – 来自公园管理人员(Ranger)的确认

猫在半夜一筹莫展时突然接到本地的陌生号码来电,电话那头是公园管理员(ranger),大概是之前的路人老大爷帮忙联系上的。 Ranger半夜去了事发点找到了小破车,却发现我们人已离开,这还让我们怪不好意思的。猫一度担心小破车会阻碍交通或影响小动物,但ranger说车停得足够靠边,不会造成交通障碍,而且漏下的油也会被砂土吸收,所以不会过多影响野生动植物。至于拖车,ranger也没有经验。

Round6 – 报警

拖车还是毫无头绪,只好半夜网上冲浪找灵感。网友们建议先报警留个底,以免被当作阻碍交通的破车给拖走处理了。于是猫一个电话打到本地警局汇报情况,说自己已在积极联系拖车公司,接线员简要记录了事主情况便挂断了。

Round7 – 本地小镇的拖车公司

找大公司拖车看样子行不通,只好打开Yelp和Google Map一家家联系本地的拖车公司(towing company)。 彼时已是半夜三点,虽然各家拖车公司都说自己是24/7在线,但能打通的只有一家。电话那头的大哥睡意朦胧,态度也满是不耐烦。对方狮子大开口,拖车800刀一小时。虽然他公司就在事发地附近,但对方争辩说再怎么也要三四个小时,没有两三千块钱是办不下来的。这可比正规公司贵出好几倍,不得不向贫穷低头的我们,只好挂了电话继续想办法。

Round8 – 好友赶来帮忙

半夜困在镇上,没车(半夜没Uber且周末租车公司不开门)也没吃的(餐馆和小卖部都打烊了),饥寒交迫之外,猫还刚好在生理期。因为没带多余的棉条,猫只好生不如死地用着酒店前台给的纸质棉条,身心俱疲。好友小熊得知情况后连夜从西雅图赶来帮忙,不仅送水、送食物、送棉条,还在几乎一宿没睡的情况下在第二天当了一整天司机带我们散心、送我们回家。

当时车坏在山里,作为车主的猫内心毫无波澜,大不了车废了,但在经期没有导管棉条才算最要命的……有一个靠谱的朋友真的可以救命!

Round9 – 清晨继续联系保险公司

操心的猫浅浅地睡了两小时又爬起来联系拖车服务。清晨5点,本地的拖车公司陆续开始营业,不过短时间内都没有空档——司机们都还在外地拖车。猫只好先报上情况,等拖车公司能安排上司机后再联系。

Round10 – 保险客服3号、4号

思来想去,猫又打给了保险公司:作为常年遵纪守法且从未拖欠过保费的优质客户,第一次出事,他们总得帮上点什么吧?!再次接通后,这一轮的接线员大概是吃饱睡足了,比之前半夜值班的客服态度好太多。虽然出事地点的确不在拖车服务范围内,但客服说既然是撞到坑洼而抛锚,这就算一个事故了,可以报事故险。也就是换个思路,把保险目标从roadside service转为collision. 猫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转接到负责collision的客服,这位客服听口音是热情和善的黑人阿姨,经过几番耐心询问,客服阿姨说撞上路面坑洼的确在碰撞险的保险范围内,而且车主算非过错方,所以这次险情并不会影响今后的保费。按碰撞险上报,可免费提供一定里程的拖车服务,而且算下来这个里程刚好够用!

本以为会是天价的拖车服务突然变成免费,幸福来得太突然。而且碰撞险的拖车地点不受限制,就是再深的山也在服务范围内。听到此处,猫已热泪盈眶,巴不得隔空握紧客服阿姨的双手,磕头跪谢。客服麻溜地约了西雅图的拖车公司进山,因为我们并没有留车钥匙在车附近,所以还需和拖车司机交接钥匙。虽然拖车是免费的,但是后续维修费用还得先付满1000刀自付额(deductible),超出的部分再由保险公司偿付。事已至此,猫觉得能把车拖出来就是万幸,其他能用钱解决的都不是问题了。

早上7点多了,此时拖车事宜终于有了着落。猫安排完拖车便去餐厅拿了三份酒店免费提供的热乎乎的炒蛋和香肠回到房间,继整整一天前下肚的猪柳蛋之后,终于能吃上热饭菜了!此时就算是再普通的小热饼也是极品美味。猫近乎一夜没睡,此刻脑子里只有迷迷糊糊的四个字:活着真好。

Round11 – 拖车司机

拖车司机大清早从南边开过来,9点多终于到了酒店和猫交接车钥匙。司机是个中东大哥,他的拖车看着比皮卡大不了多少。猫千叮万嘱说深山路窄,不一定好进出,但司机大哥自信满满,一看就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司机接过钥匙便往山里开去,山上无信号,也不知他这一去啥时候才有消息。老司机就这样薅走了车钥匙,留给我们一个红色小卡车的背影,消失在了晨间的浓雾里。


劫后余生 海角散心

拖车司机这一去至少得两三个小时才有消息,与其在原地干等,小熊提议不如去她开车带我们去附近的海角——Cap Sante Park散散心。Cap Sante Park在遍地大宅子的Anacortes市,从Anacortes尖尖的海角能俯瞰散落在海湾里的各个小岛,甚至可以和邻国加拿大对望。海角的礁石上还有一个突兀却十分有趣的交通锥,上面写着 ‘doing this for a good reason. Write what you want :)’

这句话之下涂满了来访者们各种或有趣、或调侃、或承载2020年回忆的瞬间:

‘BLM’
‘Learn to love 2020’
‘Spread kindness’
‘Fck Trump’
‘Wear a mask’
‘Tiny penis lives matter’ (?!)
….

Cap Sante Park里突兀却有态度的交通锥 (1)
Cap Sante Park里突兀却有态度的交通锥 (2)
天气好时可以看到对面众多小岛

这片区域更有趣的地方在于“红蓝”杂居。虽然都是海滨豪宅,但这一边豪宅门口插着Trump for 2020的红色大旗,那一边的邻居花园里就树着Biden Harris的蓝色牌子。我们以往路过的地区都是一方占多数,这还是头一次见到红蓝做邻居且数量如此均衡的,不知道逢年过节的时候,邻里关系是怎么样的呢?有钱真是可以为所欲为啊!完全没有社群压力!豪宅区的红叶蔚为壮观,生态也好得没话说。离开时还看到一头小鹿俯身于各家花园安逸地啃着草皮:是红是蓝无所谓,反正家家都有精心维护的鲜嫩草皮。

熊还带我们去了另一个海边公园。这里人也不多,十分清净。在入口处我们还见到了一个网红,肩膀上扛着一只活的巨大的红色金刚鹦鹉,刚刚拍完照出来,这天真是奇遇多……进去之后路的尽头有一艘古船,而这艘船早已化为承载新生命的nursery log. 这还真是“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铁丝网外远观古船
路边红叶和野花

返程和后记

刚从海边散完步就接到拖车司机的捷报,老司机不负众望找到了小破车,并成功把它从深山老林里拖出来了。拖车司机麻利地把小破车往城里带,竟然赶在我们之前便把车送到了车行。老司机不愧是老司机,山间窄路可掉头、可拖车,就算拖着一辆车还跑得比我们快。熊把我们送回西雅图已是下午4点多,我们回到家倒头就睡。真是多亏众人相助才捡回一条命。

后续:联系车行修车,人工费600刀,零件器材费600刀,加上税费共1300多刀。其中自付1000刀deductible,保险公司付那余下的300多刀。车行师傅说的确是车钥匙没电了,所以我们一开始无法启动车。刮到坑洼导致机油壳(oil pan)完全破损,不仅要把底盘换新,漏损的机油也得重新补上。花钱事小,好在人没受伤,covid结果也是阴性。

这之后又过了一个半月,猫收到了事发镇上政府公共部门的邮件询问道路破损情况。猫一脸懵逼,都过去这么久了才来维护路况?


出坑后的经验教训

回想起来,这次算是运气很好了。热心路人及时把我们带出山,靠谱的朋友连夜来帮忙,善良的客服提供了机智的解决方案,经验老道的拖车司机顺利拖走小破车——任何一环出了岔子都会有更多麻烦。

血泪教训1

出门前充分研究路况,就算网友们提供的徒步报告(trail report)没提及坑洼路况,也不要轻易开底盘低的非四驱车进山。开车犹如小马过河,别人的车可以通过不代表自己的车也能通过。虽然都是底盘低的车,有的奥迪小跑车可以轻松下山,而有的小车却会像我们一样陷在半路。

血泪教训2

事发后立即拍照,并记下地理坐标。山间一般没有路标定位,用GPS坐标更方便让保险公司找车、找人。车的使用手册和纸质保险卡记得随车携带,以防不时之需。

血泪教训3

如果陷在山里,别妄想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在山里夜宿。一定要想办法把自己弄出山,至少到有信号的地方,恢复通信是第一要务。虽然可以选择把保险卡交给好心人,让其代为通报保险公司,但是这个方法用处不大。保险公司要和事主确认信息才能着手处理, 所以事主必须尽快到达有信号的区域。如果不得不弃车,可把车钥匙藏在车里,事后告知拖车公司即可,这样就免得和拖车司机交接钥匙了。

血泪教训4

如果事发地在山区没有修整过的道路(unpaved road),做好被道路救援服务拒绝的准备。如果是碰撞事故,可以走碰撞险,可能会附赠一定里程的拖车服务。

血泪教训5

出发之前跟至家人或交好友报备行程,并约定好:若是在某个时间点之后如果联系不上,该做怎样的措施。

血泪教训6

以往登山我们都会带一个急救包。但是此事过后,我们认为与其登山才带,不如作为车上常备的急救包。急救包内可以放置以下物品供紧急情况使用:

  1. 充电宝、jump starter或其他发电设备;
  2. 道路故障急救包套装(一般内含手套、路障牌、反光贴纸……);
  3. 徒步旅行急救包(一般内含紧急睡袋、打火石、小刀、绳索、净水片……)。这个带不带上山随意,但是最好在车里放一份。由于有火石,请注意好避开火源及高温;
  4. 额外的食物;
  5. 额外的衣物;
  6. 大量饮用水;
  7. 女性生理用品!(感谢热心网友R的建议,太有道理了😭)
血泪教训7

要么自己靠谱,要么旅伴靠谱,最好同行的都靠谱。出门在外,什么都有可能发生。最好都有一技之长,要么无比冷静可熬夜,要么倒头就睡不添乱(误)。

最后希望大家出行前检查好自己的车辆、装备和体力;不要抱有侥幸心理,一定要提前准备好紧急情况下会救命的急救包。2020之后,要顾惜生命,安全第一。

1 thought on “North Cascades追秋追进坑里 | 抛锚深山的求救指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